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新神话天地万物皆有灵性

2019年05月10日 栏目:时尚

《天女》取材于《山海经大荒北经》。《天女》的出现,为这种创作资源的开掘呈现了一种极具唯美气质与诗意思索的写意幻想,承继了神话洪荒辽远的创世之

《天女》取材于《山海经大荒北经》。《天女》的出现,为这种创作资源的开掘呈现了一种极具唯美气质与诗意思索的写意幻想,承继了神话洪荒辽远的创世之思,可称一部具有开拓意义的新神话。

周静始终在寻找来自自己民族和土地的故事。在《山海经》里,周静找到了她想表达的那种蕴藏着天地万物自由生长的神奇力量,也蕴藏着人或神立于天地之间时所呈现的坦然和勇气。(注:周静《我想写什么》)《天女》就是在这样的思索中诞生的。

《天女》以极简洁的文字句式,构成参差错落的短句集束,有意识地贴进了古汉语的表意风格,构成一种古朴的历史感。与文字形式的独特风格相呼应,周静在叙事技法上也做了创新。虚构的故事,却选择了逼真的叙事视角人称。而这个人称我,又处在不断地变化与转换中。这个我,时而是天女魃,时而是人间的男孩萝卜,时而是天帝,时而是世间的小蛇,石头视角转换之间,取一种完全置身事外的冷静姿态,不做铺垫衔接,常是突然跳转,构成了一种多角度发现故事、参与故事的新奇感。这些我,共同构成了天女以外的他视角。故事的连缀,视角的调度,也脱离了时间的顺序,开启一段属于他的视角的天女印象。叙事视角的屡次转换,似乎是不经意的排序,终了时,又现出了它有条不紊的内在节律。

作品像拔萝卜的故事一样,遇到一个个人或物,构成一种回环往复的叠加。同时,作品中有两条神秘而美好的隐线深蓝色天衣与妈妈的声音。借助这两条隐线,周静让表层的故事行走,内里的故事活动,适当的时候,才寻个泉眼闪现出来。

周静有着极为细腻的感受能力,传达时,又并不拘于传统的精笔细描。《天女》中的故事与景物,都追求了一种写意的诗意表达。她会以独特的方式阐释奥妙的感受,作品跳出了惯常的以景烘托的模式,转而行反衬的路子,心情越是孤独凄凉,景致则越是阳光暖意。这样的反衬,让故事生出了涵蓄的诗意,不甚清晰,又萦缭绕绕。

周静有着感受生活之美的丰富触觉。作品中,天庭的轻声细语比较着人间的热烈嘈杂,天庭的规矩约束比较着人间的天性无拘。在比较中,确认了凡间的烟火气息与平凡之美。这是属于中国的生命美学,并不迷恋于天神的永生,而更在在意于人间的滋味。

有意识的文学创新,并没有使周静的故事远离儿童。阅读《天女》,在目击天女学习示爱、施爱的感动中,常会遇到闪亮活泼的句子,被句子身上那种童真的魅力所感染。同时,作品延续着周静跳跃的花蕾式的、欢快明朗的奇思妙想:我会与一张滚落的烙饼结伴昂首前行,烙饼掉落悬崖时,会腾起一片金灿灿的光粒,然后,金黄蔓延,风吹麦浪。浪漫的写意,赞美着阳光与大地孕育万物的生命力,讴歌着万物间灵性的相通与相互的滋养。《天女》所唱出的,是作家心底的歌,有着生命的纹理与情感的温度。

小儿柴桂退热颗粒
小葵花
葵花护肝片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