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超神智脑系统 第219章 怒与哀的追忆1(二更)

2019年10月11日 栏目:教育

超神智脑系统 第219章 怒与哀的追忆1(二更)“师傅,他们、他们是谁啊?”这软糯中略带讶异的问话声,冲散了满室的悲凉、如一道闪电

超神智脑系统 第219章 怒与哀的追忆1(二更)

“师傅,他们、他们是谁啊?”

这软糯中略带讶异的问话声,冲散了满室的悲凉、如一道闪电般把站在贵宾房内宽大的落地窗前、娇躯微颤、无语凝噎、含泪追忆往事的面具盟主,惊得一颤,她未语先耸香肩、面容凄婉,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哽咽道:

“整整一百七十年了,那年,我们也就五六岁,我小,才刚满五岁,还是童心未眠、天真烂漫的时节,正在后山玩作迷藏的游戏,谁知道,一场灾难就毫无征兆的降临到了我们的小村子里。23us”

此刻的两个蒙面女,早已离开厦大分校招待所,回到了绿晶和颐酒店圣女订下的贵宾套间里,蒙面圣女的问话,把面具盟主拉回到现实中来,她含着悲怆的泪水、眼神缥缈空洞、凄苦地回忆道:

“全村老少一百八十三口人,除我们四个小孩外,全都被杀了,当我们玩累了回来吃晚饭的时候,见到这一情景,哭得六神无主、撕心裂肺,各自不要命地寻找着自己的父母亲人,可是,他们全都倒在血泊里了……

房屋被烧毁、到处都是烈火在燃烧、浓烟滚滚,断手残足肠穿肚烂无头尸体遍地都是,鲜血染红了整个小村庄,好多村民的尸体都被烧成了焦碳,根本就认不出谁是谁了,一百八十三口人啊,就只剩下我们四个五六岁的小孩了。

当我们哭得昏天黑地,全部昏倒之后再次醒来,就看到邻村来了十多人,带着锹和锄头帮忙把全村的乡亲挖了个大坑,一起埋葬了,才让全村的亲人们入口为安。

就在邻村的乡民帮我们埋葬了亲人,准备带我们回他们的村子的时候,从天空之中就飘然降下来了一对修道的中年男女,男的手执一柄拂尘,女的拿着一把锋利宝剑来到了我们四人跟前,蹲下身子问道:

‘是强盗杀了你们的亲人,毁了你们的家园,烧了你们的房屋,想要报仇吗?’

当时,我们四个小孩,双目赤红、满脸都是愤怒与悲戚,想都没想便大声哭喊道:‘想,非常想!不仅想要报仇,我们一定要杀尽天下的恶人,为无辜死难的乡亲报仇雪恨!’

那一对修道男女说道:‘好,想要报仇就必须要有本事,没本事,只有被强盗杀的份,既然你们想要报仇雪恨,那就跟我们走吧。’

听到这里,我们四个小孩便跪下给邻村的乡亲叩头谢恩,然后,毅然地跟上这一对道人,上山学艺去了。

我们这一去就是整整七年,修了七年道之后,修为渐涨,功力略有所成,只是大仇未报,终日愁眉苦脸,心里似火烧如油煎,每天晚上都梦见父母全身血淋淋地大骂我们没种,没出息,血海深仇未报,还天天安心在山上修道。

那一年,为师十二岁,三位师兄十三岁,已长成了翩翩少年男女,只是因大仇未报,终日以泪洗面,师傅被我们纠缠不过,便批准了我们下山试炼,为家乡父老报仇雪恨。

下山后,我们四师兄妹找江湖人士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杀我们全村的是一伙占山为王的胡子,因为打听到我们村里有一户殷实财主购得一样宫里流传出来的稀世珍宝----翡翠白菜,价值连城而遭至的滔天大祸。

时隔七年,这伙胡子逐步坐大,当然又造了不少孽,因此,我们联络了当时七个江湖正义人士,杀气腾腾地杀上山去,却不想,这些人果真有些本事,并不那么好杀。

这伙胡子驻扎在黑虎山,共有三大寨主,七大金刚,他们的大寨主叫黑虎王殷七,二寨主屠八方、三寨主阎王;七大金刚分别叫鬼手、修罗、猴子张、闪电手、幽冥手、离魂客、猿大头。其他的全是没什么本事的喽罗,共有三百多人啸住山林占山为王为害乡里,民愤极大。

于是,我们十一人想尽办法,夜晚偷袭、白天进攻、放火烧山、总共进攻了三天

,才将这伙悍匪一个不留的全部杀掉了,就连跪在地上求饶的也不放过。

杀光这伙胡子,报得血海深仇之后,我们四师兄妹没有要黑虎寨一分钱的横财,全部送给了邀请来的七大高手,然后,四兄妹一同回到我们的家乡----燕柳村。

买了香烛纸钱供果,来到埋葬乡亲们的那个像小山一样的大坟包祭奠冤魂,祷告他们大仇得报,他们可以安心在阴间去掉冤气,转世投胎重新做人了。

报得血海深仇,四师兄妹在江湖上历练了两年,便再次回到师门潜心修行,这一修就是五十年。

在这五十年中,由于我们的大仇得报,心结打开,修行的速度很快,渐渐成了师门里的年轻高手,而在和师兄们的朝夕相处之中,我渐渐爱上了二师兄柳成栋,可是,由于我们师兄妹常常在一起修练切磋,师兄们对我都很好,也许,其他两位师兄会错了意,竟然同时爱上了我。

这就让我很为难了,一个师妹,总不能嫁给三个男人吧?更何况,我早已表明态度,只爱二师兄,可是,其他两位师兄就是不信。

于是,我和二师兄的爱恋非常辛苦,常常需要偷偷摸摸,可是,一不小心就让其他两位师兄抓到了现行,引起师兄们不必要的纷争,这一点让我非常苦恼,常常茶饭不思,夜不成眠……

,实在和三位一起长大的师兄们纠缠不清了,我决定打上一赌,只要他们中谁赌赢了,就拥有了娶我的权力,那一年,我五十五岁,师兄弟们五十六岁。结果,三位师兄全都同意了我的赌局,于是,这场赌局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束……”

“师父,那这赌局是什么?”

面具盟主略微沉吟了一会,语音极细、很缓慢、语调低沉略带悲伤地说道:“这场赌局便是我们修练的一种功法,很难修练好,也就是我教你们的飘絮神功,只要修到先天境界,师门便传给了我们这门极为神奇的功法,这门功法入门易,学通难,一百名弟子中难得有一人修练成功。

当时,我就打赌,让他们三人比赛修练飘絮神功,只要谁什么时候修成了,随时可以娶我为妻,直到我死为止,若没有修成,我便终身不嫁!

毫无疑问,这场赌局对我、对二师兄是极不公平的,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对情投意合的恋人,可惜,有两个亲如兄弟的同门在其中胡搅蛮缠,让有情人成不了眷属。

自从赌局开始后,我过了一段太平的时光,三位师兄弟神神秘密日夜修练,只想抱得美人归,可是却事与愿违,一直修到现在,都修练了一百二十年了,还没修成。

和师兄们打赌的那一天,是在我的生日宴会上赌的,那一天是我五十五岁的生日。

于是,我一身的悲剧就从五十五岁的那一天开始,埋下了祸根,从此一直不得安宁……”

成都盆腔炎症方法
广州医院看男科
云南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上海正规妇科妇科医院
陕西女子盆腔炎价格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